商品期货国际化迎来加速期 利于提高我国大宗商品话语权
编辑/kollp
2016-09-21 09:29 来源:前景财富
字体大小:A+A-
 
 

027.jpg

09月21日讯

  商品期货国际化步伐有望加快。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近日表示,证监会将加速推进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欢迎外资金融机构、实体企业到中国投资,进入期货市场。今后将选择在全球已有一定影响力的若干期货品种,逐步向境外投资者、产业客户开放。

  期货市场国际化具备基础条件

  “期货市场国际化,意味着交易规则、制度设计要与国际接轨,市场投资品种、参与主体要对外开放。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一方面要稳步推进期货品种的国际化,这是期货市场国际化的核心;另一方面要循序渐进引入境外机构投资者参与国内期货交易,丰富市场投资者结构。”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表示。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已取得初步进展。一方面,期货公司通过收购、新设等多种方式参与国际期货市场,国内投资者借助期货公司渠道实现“走出去”,如中银国际期货申请获得海外主要交易所清算会员资格、南华期货在美国芝加哥设立海外子公司等;另一方面,目前境外投资者也可通过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方式,参与我国股指期货市场交易。

  不过,当前我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程度与我国经济的开放程度还不匹配。我国一大批企业已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面临着各种市场波动风险,需要相应的风险管理工具,需要期货市场的国际化来为其服务。“整体来说,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还不够,要加速推进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不断增强我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定价影响力。”方星海说。

  从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必要性来看,风险管理是期货市场的基本功能,但期货市场的风险管理功能并不能消除市场价格波动风险,而是转移风险。“按照投资者国别来看,可以分为境内投资者和境外投资者,假如境内投资者风险管理良好,则将风险转移到境外投资者。”胡俞越表示,大宗商品全球性或区域性定价中心所在国家,其境内投资者更容易获得资源、财富配置的主动权。

  此外,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郑新立表示,随着我国期货市场的逐步成熟,PTA(精对苯二甲酸)、铁矿石、铜等部分期货品种的市场影响力正逐步提升,但我国期货市场内向性直接制约了这些品种的国际影响力和辐射范围。只有推动期货市场国际化,将这些品种打造成为国际化品种,才有可能切实提高相关品种的全球辐射力,进而提高我国大宗商品的话语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全球经济缓慢复苏,货物贸易进入深度调整,原油、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处于近年来的相对低位。“大宗商品的低迷格局使得主要资源型国家遭遇重创,中国作为全球大宗商品最大增量的国家,在大宗商品贸易格局中的谈判能力得以提升,这恰好为我国期货市场国际化、提升大宗商品定价权等提供了良好机遇。”胡俞越表示。

  特定品种可先引入境外投资者

  我国要推进期货市场国际化,建立区域性定价中心,必然要伴随期货品种的国际化。由于我国期货品种上市早晚不同、成熟程度迥异,国际化品种的选择和国际化的方式需要与期货品种实际情况相适应。胡俞越认为,铁矿石、PTA等已发展成熟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期货品种可考虑率先“走出去”。

  以铁矿石为例,我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第三大生产国,全球70%的贸易量流入中国,我国铁矿石期货成交量也已位居全球金属期货第二名。但是,由于铁矿石期货市场参与者主要局限于国内,所形成的价格对国际市场的辐射力和影响力还不够。

  大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王凤海也曾表示,今年大商所将进一步加强政策沟通,推动将铁矿石期货确定为境内特定品种,争取直接引入境外投资者,不断完善国际化业务规则制度。

  在许多市场人士看来,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后,境内企业能以更低的成本参与市场,境外产业客户和投资机构的参与可以进一步完善市场结构。因为铁矿石期货以人民币计价,境内企业还可避免由于使用外汇结算而带来的外汇波动风险。从铁矿石国际化方案来看,大商所工业品事业部总监陈玮此前表示,在参与方式上,境外交易者可通过境内期货公司或通过境外经纪机构转委托境内期货公司两种方式;外币资金进出和账户开立方面遵从央行和外汇管理相关政策,可以使用境外人民币和美元作为保证金,每天根据实际盈亏,,由境内会员结售汇;境外交易者通过保税交割完成实物交收。

  胡俞越认为,原油期货、外汇期货等目前国内尚未上市的品种应加快落地,并适当引入境外投资者。“石油贸易格局突变,中国原油议价能力提升,这是中国参与原油定价的良好时机,而原油期货是最佳的载体。此外,目前已有8个境外期货交易所上市了人民币期货,而且大宗商品定价权是以人民币作为国际贸易和期货市场的计价货币、结算货币,应推出外汇期货”。

  不过,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战略性大宗商品研究院副院长仰炬认为,从全球范围来看,期货市场国际化考验着一国的金融监管能力,需要统筹规划、谨慎前行。期货市场的管理体制和法律法规国际化是一项长期性、系统性工程,监管机构需做好准备工作,完善风控体系、扎实推进投资者教育等。

  有市场人士表示,交易所作为期货市场的核心,在所有市场参与主体中,其国际化步伐最为缓慢。目前,境内期货交易所同时扮演了监管者和服务者的双重角色,束缚了交易所的创新能力。未来交易所需加快推进“管办分离”,以产品创新为端口,优化制度设计,降低交易成本,努力打造服务型国际化交易平台。

0